Roselia腦粉、紗夜推し、くとはる好可愛

幽蘭黛爾大人真好看!幽麗貼貼!!

挚爱一生:

恳请各位太太一起玩!欢迎加入

转发抽奖:崩坏3月卡三位,琪芽立牌一套两位,感谢空的大力支持!@空 

截止日期:8/24晚上7点

ps:是转发不是小蓝手,小号转发不计入名单

海报制作:亲爱的阿七@鹧鸪草窝的草窝 

久久翻一次自己的黑歷史(不

結果邦邦文三篇有兩篇被改成僅自己可見.....這麼清水的文也能被鎖......我不懂lof的標準......

【バンドリ】Katze(下)【さよひな】

集氣抽弓道部紗夜!!!


---------------------------------------------------


「今井さん拜託妳了!」


紗夜的聲音從我後方傳來。


「交給我吧!」


我頭也不回的回答。


原以為會是一場持久的追逐戰,但出乎意料小貓並沒有跑遠。


牠跑到沙堆上停了下來,看起來似乎是在挖洞。


挖洞?


「怎麼突然跑掉了?紗夜很擔心你呢。」


雖然紗夜沒有特別說,不過她一直都小心翼翼的抱著小貓。當小貓突然從她身邊跑走,紗夜的表情除了震驚外還有一絲不可置信的打擊。


那表情好像在難過自己被小貓拋棄一樣。


要是這麼跟紗夜說她大概會搖頭否認。


不管是紗夜或是小貓一定都非常喜歡彼此吧。


小貓沒有理會我說的話,也沒有在聽見我的聲音後再度跑走,只是繼續埋頭在沙地裡,小小的爪子在地上動啊動的,似乎不是在挖洞。


因為好奇小貓在做什麼,所以我並沒有阻止牠,而是站在一旁等待著。


望了一眼在公園門口正與前輩對話的紗夜。她在和前輩說話同時,視線卻很明顯的不停飄向這邊。和前輩說話這麼分心可不行啊。我對紗夜擺擺手要她放心。


「喵!」


小貓望著我,前掌指著牠剛剛在沙地上的傑作。


是要我看的意思嗎?


我走到小貓身旁蹲下,沙地上有一些線條。


「咦?」


這些線條雖然歪七扭八但似乎很眼熟,我湊近仔細一瞧。


「嗯……好像是平假名?等等!貓咪會寫字?上面寫的是……『我是日菜』。欸欸欸欸欸欸?日菜?」


沙地上面寫得內容太過驚奇我不禁發出驚乎聲。


「喵!」

「等、等一下!妳說妳是日菜?」

點頭。

「……羽丘二年級、我的朋友、紗夜的雙胞胎妹妹,冰川日菜?」

點頭。

「……妳變成貓了?」

點頭。

「……我現在在做夢嗎?」

搖頭。

「啊哈哈……人變成貓……怎麼可能……好痛!」


我用手狠狠捏了自己的臉,因為力道太大眼角泛出了一點淚。


不是夢是現實。


拜臉上的疼痛所賜,稍微讓混亂的大腦冷靜了一點。

「妳、日菜妳知道自己會變成貓的原因嗎?」

搖頭。

「那恢復的方法?」

搖頭。

「紗夜知道妳是日菜嗎?」

搖頭。

「紗夜不知道嗎?也、也是,如果知道剛剛就不會說妳不見了……好!我幫妳跟紗夜說吧!」

「喵喵!」

小貓——應該說是日菜——以非常大的動作不停搖頭。


「欸?不說嗎?」


日菜又再次在沙地上寫字。


「『幫我隱瞞』……隱瞞紗夜嗎?但是……」


雖然不清楚日菜為什麼不想告訴紗夜變成貓這件事,但這樣好嗎?紗夜找了日菜一整個下午,以紗夜的個性沒有找到日菜行蹤以前大概是不會放棄的。


而且日菜這樣的狀況恐怕不只紗夜也要讓她們的爸爸媽媽知道才行啊。


「『リサち拜託』嗚、不要用楚楚可憐的表情看我啦……唉知道了,不會跟紗夜說的。但如果妳明天還是沒有恢復原狀我一定會說的。」


沒有恢復可能要找醫生幫忙了。


不過醫生有辦法醫治人變貓嗎?還是應該去獸醫那裡?




「今井さん?」

「哇啊啊啊!」


紗夜的聲音冷不防從後方出現。我嚇了一大跳。貓是日菜這件事太衝擊根本沒有注意紗夜的接近。


「沒事吧?剛剛聽妳在喃喃自語醫院什麼的,難道妳生病了?」


眼看紗夜的手就要覆上我的額頭,我趕緊起身向後跨了一步。


「沒有沒有!我很好很健康!紗夜聽錯了吧!」

「是這樣嗎……嗯?地上的線條是?」


紗夜注意到地上日菜寫給我看的訊息。


糟糕。


「欸、不,那個是——」

「喵!喵!喵!」

「嗚、哇——」


就在紗夜想要靠近看仔細時,日菜一個飛撲直接抱住紗夜的臉。因為手裡拿著提袋加上日菜突如其來的動作,分散了紗夜的注意力。


我趁這個機會將日菜剛剛寫的東西全都塗掉。


「嘛、紗夜,前輩找妳有什麼事嗎?」


在我「滅跡」完的同時,日菜也被紗夜從臉上拿下來抱在懷裏。擔心紗夜接著剛剛的問題,我趕緊轉移話題。


「只是確認下次社團時間的訓練項目。今井さん謝謝妳找到這孩子。」

「不會啦。我沒做什麼事。」

「沒有的事。如果沒有今井さん這孩子也許就跑不見蹤影了。」

「日……也許小貓是不想打擾妳和前輩才跑掉的吧?」


我想日菜之所以會突然跑走大概是要避開紗夜並告訴我她的身份吧。

雖然不清楚為什麼要瞞著紗夜,但既然自己答應了就得想想辦法。


「紗夜接下來有什麼打算呢?回家等日菜嗎?」

「不。現在還有一些時間,我要再找找日菜。」


日菜就在妳懷裏。


當然不能這麼說。得想想方法讓紗夜放棄尋找日菜。


「呃……對、對了!其實剛剛妳和前輩說話時,日菜有打電話給我說希望今天能來我家玩要住我家,我也答應了,她晚點會來我家,紗夜就別擔心了。」


對不起。我在心底悄悄對紗夜道歉。欺騙正直的她,知道了實情肯定會生氣吧。


但是看到了紗夜與變成貓的日菜相處融洽的樣子,一但紗夜知道小貓的身份大概就不會是這樣的相處模式了,撇開日菜的拜託,自己也覺得很可惜,所以紗夜晚一點知道也沒關係吧?


紗夜眉頭緊蹙。


「……怎麼這麼突然。今井さん日菜有說她在哪裡嗎?」

「呃、沒有……」


如果紗夜再繼續問下去,臨時編的謊言也許會被識破。

我表面鎮定但其實內心七上八下地等待紗夜開口。

紗夜嘆了一口氣,以略顯疲憊的語氣開口:「……今井さん不好意思那孩子總是這麼隨性,希望不會給妳添麻煩。」

「不會不會。紗夜?還好嗎?」

「大概是今天都在走路有些累了,謝謝關心。今井さん接下來是直接回家對吧?如果不介意請讓我與妳同行。」

「诶!紗夜也要住我家嗎?」


等等等等這樣絕對會被拆穿啦!怎、怎麼辦?

「不是。這袋子裡的是日菜的衣物及手機要拿給她。」

「原、原來是這樣啊……抱歉我誤會了。東西給我我幫你拿回去就好了,我家跟妳家是反方向,紗夜妳不用多走這一段啦!」

「這樣太麻煩妳了,況且我待會要去寵物店,就在往妳家的路上,送完日菜的東西後我可以順道去買。」

「寵物店?」

「嗯。家裡沒有給貓吃的東西,得買些貓糧,順便向店員請教照顧貓還需要甚麼東西。」

「不可以!」


如果只是單純養貓這樣是正確的做法,但那隻貓不是普通的貓啊!變成貓的日菜可以吃貓糧嗎?


「今井さん?」

「啊,不是的,那、那個……小貓年紀還小……沒錯!年紀還小!我想給牠喝牛奶應該就足夠了,紗夜不如先帶小貓回家休息,小貓看起來好像也累了,其他的東西若真的有什麼需要明天再買也不遲啊。嗯!就是這樣!紗夜還是趕快回去休息吧!」


不等紗夜回答我趕緊將裝有日菜物品的袋子接過手。


「東西我會交給日菜的。紗夜就放一百萬個心吧!時間也不早了我先回家了紗夜byebye!」


***


「今井さん等——跑走了……」


即使我出聲也來不及喚回已然跑遠的今井さん。


不知道是不是錯覺,剛才的對話今井さん好像欲言又止似的,突然跑走的表現也很奇怪。


難道和日菜有關?……不,還是別胡亂猜測。


晚一點連絡上日菜再確認就行了。


雖然知道了日菜今天會在今井さん家過夜,不過結果還是沒能找到日菜。


「喵……」


在我懷裡的小貓捲縮成一團,不知不覺中竟然睡著了。


「回家吧。」



為了拿出鑰匙打開大門,將小貓輕放在地上時,熟睡中的小貓耳朵動了動,睜開雙眼。


不想吵醒牠不過看來是失敗了。


喀擦。


大門開啟的同時,小貓一溜煙跑了進去。

「等一下!」


原以為這孩子會衝進家裡上下亂竄,不過牠只是站在玄關的地墊上,左右張望,閃閃發光的眼睛充滿著興趣卻又忍著不動。難道是在等我嗎?


「喵~」

我把傘放回傘架上後,那孩子溜到我的腳邊,磨蹭我的小腿。

這是我們無言的默契,表示要我抱起牠。

「真是愛撒嬌的孩子。」

我蹲下輕撫牠的頭。

「要先把外套拿去洗才行,稍微等一下喔。」


蓋上洗衣機蓋子按下啟動按鈕,洗衣機嗶的一聲發出隆隆聲響。

「喵~」

從玄關便一路乖巧跟在我身後的小貓輕巧一躍,跳上了洗衣機,俐落的轉身再一跳。已經漸漸習慣小貓舉動的我當然是好好的將牠抱在懷裡。


最初還有些彆扭,還曾因施力方式錯誤導致雙臂僵硬無法動彈,然而一下午的相處已經能自然迅速的抱住這好動的孩子。


待在我懷裡的牠總是露出非常開心的表情,讓我心情也不禁愉快起來。


算算小貓也差不多餓了。


幼子食量雖不大但容易餓用餐的次數自然也多,這點知識我還是知道的。


不過在給小貓吃飯前果然有更重要的事得做。


雖然沒有自信能做好但自從選擇帶牠回家後就已經決定第一優先順位該做的事。即使會被討厭還是得做。



「喵~~~」

現在地點在我家浴室。

淋了雨又倒在樹叢中,雖然先前已經用了外套擦過,但並沒有完全擦乾淨,加上在公園那時又沾附了些灰塵,因此早已下定決心要替小貓洗澡。


為了不讓項圈濕掉在更衣間時便把它取下放在一邊。


原以為會是艱難的奮戰——印象中貓是怕水的,不過出乎我的意料,小貓倒是非常安份的讓我替牠洗澡。


過程中還不時躺在地上露出白皙的腹部要我撫摸,那模樣讓我聯想到電視機上向主人撒嬌的狗狗。


明明是貓卻反倒像一隻狗狗呢。


究竟是因為年紀小不怕水,還是喜愛撒嬌像狗狗一樣所以也同樣不怕水呢?不管是哪個原因總之幫了一個大忙。


原本都做好可能會被抓傷甚至會被討厭的最壞打算了。


拿著乾淨的新毛巾打算將小貓擦拭乾淨,結果那孩子甩了甩身上的水珠後便跑到浴缸內發出喵喵的叫聲。


「……難道想泡澡嗎?」


不只不討厭洗澡甚至喜歡泡澡嗎?跟我對貓的一般印象有很大的出入。


敵不過小貓期待的眼神。只要水別放太多,有我在一旁照看的話就算小傢伙不會游泳應該也不會有什麼危險。


計畫永遠趕不上變化。


當我放洗澡水時,小傢伙早已按耐不住跳進浴缸裡。


在我訝異於貓居然會狗爬式時,小傢伙玩性大發往我身上潑了不少水。


明明剛才幫牠洗澡時還很安份的……待小貓泡夠擦乾淨後,原本打算先弄小傢伙的食物,等小貓睡覺後自己在洗澡吃飯的,不過照現在衣服、頭髮濕透的程度只能稍稍延後小傢伙的用餐時間了。


「乖乖在這兒等我好嗎,我會盡快洗完的。」


將小貓暫時安置在更衣間,我迅速脫去身上的衣物,打算速戰速決。



「咦?」


快速洗淨身子正想踏出浴室,卻發現小貓坐在浴室一角。


難道剛剛都一直在旁邊看著嗎?因為滿腦子趕快洗完的想法所以完全沒有注意到。


「喵!」


如預想的這孩子果然一如既往的往我懷裡撲。


「好、好了。冷靜點,等我換上衣服在撒嬌好嗎?拜託了。」


雖然有浴巾不過像這樣赤裸著被小動物磨蹭胸.部果然還是很害羞。




用餐倒是順利解決了,小貓喝牛奶喝得很開心。


小小的插曲是我用冰箱剩餘的食材做簡單的晚餐,小傢伙似乎很想吃一口,不過人類的食物對貓來說味道太重,尤其小貓還是幼貓更加不行,所以就算發出楚楚可憐的叫聲,我還是拒絕讓小貓吃上一口。


小貓似乎把目標轉向桌上的糖果,當然依舊是被我制止了。


那麼硬的東西幼貓的牙齒根本不可能咬得下去。


大概是沒想到會碰壁,小傢伙坐在餐桌一角,神情萎靡,身邊明顯散發著黑色的氣息。


「……唉。只能一口喔。」


用湯匙從餐盤挖出一小口晚餐遞給小貓,陰沉的氛圍瞬間從小貓四周消散。


小口小口吃著晚餐的小傢伙尾巴左右搖擺不停,非常可愛。


唔、會不會太寵牠了呢?




收拾好餐盤洗乾淨後一一擺放進櫥櫃。


回到客廳沙發上坐著,一直亦步亦趨跟著我的小貓,不用多說便自動跳到我的大腿上。


小動物剛到新環境通常都會花一段時間適應,我記得貓的狀況尤為嚴重,可能會四處躲藏或是有攻擊性的行為,不過小傢伙的狀況完全不符合。


不論在我煮飯、用餐或是洗碗時都乖乖在一旁等待,除了洗澡時調皮一點,該怎麼說呢,適應非常良好,原本想著帶來家裡會給牠造成壓力似乎是多餘的擔心。


越來越好奇小貓的主人究竟是誰了。


左手摸摸牠的頭,右手則拿起手機撥了通電話。


歡快的鈴聲自聲音孔傳出,我心中的不安也隨著音樂漸漸增加。


跟下午的情況一樣還是沒有人接聽。


默默嘆氣,打算掛斷轉而撥另外一組號碼時,通話接通了。


「日——」

『紗夜抱歉我不是日菜。』

「今井さん?日菜呢?還沒到妳家嗎?」

『呃……啊!話說回來今天那隻小貓狀況怎麼樣?』

「小貓?狀況很好,幫牠洗好澡也給牠牛奶喝了,現在坐在我腿上。」


至於餵了人類的食物就略過不提吧。


『幫、幫牠洗澡!』

「有什麼問題嗎?」


今井さん的聲音似乎相當驚訝。雖然以前沒有替貓洗過澡的經驗,不過有好好地避開頭部,毛髮也小心地清洗,過程小貓也沒有不適的表現倒不如說很享受?應該是沒什麼太大問題才對。


『不,不是啦。只是貓不是都怕水嗎?呃,擔心妳被抓傷什麼的……』

「沒事的。那孩子不怕水也沒有抓傷我。」

不過倒是頑皮地讓我一身濕就是了。

『啊哈哈。也對,畢竟是……』

「今井さん?」


今井さん越說越小聲,後面的話幾乎聽不見。

與其說是對我說的話,喃喃自語可能更為貼切。


『沒事。總之小貓精神很好對吧?那就好了。』

「今井さん謝謝妳的關心。話說回來日菜呢?」

『那個……日菜剛剛洗完澡後,應該是太累所以已經睡著了。』

「是嗎。今井さん不好意思給妳添麻煩了。」

『真的不會啦,我沒有特別麻煩什麼,紗夜不需要一直跟我道歉啦。』

「好的。但還是讓我說聲謝謝,今井さん。」

不管是今天的事、樂隊的事還是其他事,有諸多都受到今井さん幫助,至少要把感謝的心情傳遞給她。

『啊哈哈……妳這麼慎重跟我道謝讓我有些罪惡感啊……』

「今井さん?」

『沒事沒事我自言自語而已紗夜不用在意。』


我們兩人又聊了幾句,主要是樂團的事,最後以拜託今井さん明天請日菜回電給我為結尾結束這段通話。




雖然還不到平時的就寢時間,不過沒有什麼複習功課的心情,而吉他早上也練習過了,今天就早點睡,明天早點起床再複習。


眼睛逐漸適應黑暗後便看見小貓躺在我身邊。


本來準備了一個鋪滿毛巾的小籃子充當小貓的窩,雖然是臨時做出來的,不過我自己覺得看起來蠻舒適應該不錯,可是小貓不怎麼領情,在裏頭待了一下就離開,跳上我的床鋪躺在那左滾右滾的。


牠似乎比較喜歡我的床。


不是不想跟小傢伙一起睡。我睡姿雖然沒有很差,不過畢竟是單人床空間不大,實在是很擔心會在睡夢中一個翻身壓到小貓。


但小傢伙打定主意不離開我的床,左哄右勸就是不聽。


最後只好把小傢伙移到枕頭旁,這樣我如果翻身至少身體不會壓到牠。


順帶一提小貓的項圈自洗澡拿下後就沒有再戴上了,現在正好好的放在床頭櫃上。


沒有項圈對小貓來說也比較好睡吧,等明早起來再幫牠戴上。


「快睡吧,妳應該也累了,明天還要再出門找妳的主人呢。」


小貓漂亮的眼睛盯著我。金燦的瞳色令人聯想起夏日耀陽。


說不想養牠一定是騙人的。還曾想過如果找不到主人的話或許……然而不行。對動物有嚴重過敏的母親一定不會答應,喜愛狗狗的父親這麼多年來都沒成功,要能養這孩子的機會更是微乎其微。


大概會變成託給親戚或是給住鄉下的爺爺奶奶飼養吧?


當然最好的辦法是找到這孩子的主人。如果可以的話,認識那位主人也許以後能去看看小貓。


「喵~~」


回家的路上就在我懷裡昏昏欲睡。


「抱歉呢。下午陪我到處尋找日菜一定累壞了。」


「……日菜是我的雙胞胎妹妹。以前總是喜歡到處晃,最喜歡吃飽飯說要去逛逛就跑得不見人影,一逛就是兩、三個小時以上,最糟糕的是經常不帶手機,雖然升上高中後有比較收斂一點。」


明明小貓聽不懂卻還是說了。


不。正因為知道聽不懂才放心說出來。


「我不相信所謂雙胞胎心電感應這類迷信的事。但是每次母親讓我出去找,我都能很快找到她。很不可思議吧,明明我們一點都不像,興趣不同,個性也不同,可是總能很快找到她。也曾有父親或母親出去找的時候,然而都沒有我去找來得快,因此帶日菜回來也成為我的工作。」


但是這次卻失敗了。哪裡都找不到。


會不會是躲著我呢?尋找的時候不禁意的浮現這樣想法。


就像以前我刻意疏遠日菜一樣會不會日菜也……明明理智上知道不會的,但就是無法阻止內心這麼想。


不安一點一滴慢慢擴大。


掌心被輕輕舔舐了。


據說貓的舌上有小小的尖刺,被舔到會有些微刺痛感,然而卻沒有。


「又被妳安慰了呢。」

「是呢……明天就能見到日菜了,感覺妳能跟她相處很好呢。」


心情突然好了起來,也因此很快地進入了夢鄉。


相信明天會是美好的一天。


 *** 


紗夜緩緩睜開雙眼。


時間還早,昨晚刻意調早一小時的鬧鐘也還未響,窗外的陽光並不強,不過紗夜還是習慣性地舉起手虛掩陽光。


似乎是被什麼緊緊抱住。


是日菜啊……也對,單人床要擠兩個人不靠在一起不行呢會很容易摔下去。紗夜迷迷糊糊地想著。


嗯?日菜?


猛然驚醒的紗夜看了眼前的景象簡直差點暈了過去。


先不提應該在今井さん家過夜的日菜怎麼會出現在自己床上還緊緊抱著自己,最恐怖的是──全.裸。


是的。紗夜的雙胞胎妹妹正一.絲.不.掛地躺在紗夜的床上。


「唔……不要亂動啦……」


大概是懷中人的動作驚擾到還在睡的日菜。


只見日菜的擁抱又加了幾分力道,夢囈般的低聲抱怨。


紗夜後知後覺的發現自己的頭正枕在一個非常令人害羞的位置上。


自己妹妹的胸部上。


「啊啊啊啊啊啊!!!!!!」


冰川家全新的一天就從雙胞胎姐姐害羞到極點的慘叫聲中以及雙胞胎妹妹在美夢中被推下床的那一刻揭開序幕了。


END


--------------------------------

不重要的設定:戴上那個項圈睡覺會變成貓,拿掉項圈睡覺後變回來

冰川母對動物過敏是自我流設定

沒養過貓如果對養貓敘述有錯請見諒

希望大家喜歡^^


和風組!!!!!
請大家多多支持她們^0^

這次的雙子生日四格太棒了!!!!
官方不給人活系列!!
冰川姊妹尊い!!!

【バンドリ】Katze(中)【さよひな】

前情提要:我抽到夢限定紗夜啦!!!!!!!!!!!(等等


--------------------------------------------------------------------



走出事務所,如丸山さん說的,雨已經停了,原本清冷的街道也慢慢聚集逛街的人們。

 

與商店街多是販賣食物、生活用品不同,這裡賣的東西多半是高價精品與流行服飾。

 

如果沒有特別的事基本上是絕對不會來這裡的。算上今天我來這邊的次數大概連五次都沒有吧。

 

「……沒有人。」

 

撥了家裡電話,然而等了一陣子鈴聲沒有如預期的被中斷仍舊不停地響著,嘆口氣將手機收回包包裡,日菜那孩子果然還沒回家。

 

手機沒帶、衣服沒換、甚至沒說一聲擅自不知道跑去哪裡,從以前就一直是個隨心所欲、想到什麼做什麼的孩子。


 

她現在大概在某個地方雙眼閃閃發光地尋找有趣的事吧?





我正在街道上獨自一人行走著。

 

並非是為了逛街,從離開事務所到現在沒有進去任何一家商店。

 

雖然沒有進去但從玻璃櫥窗可以清楚看見裡面的擺設與人們。瞥了一眼,沒有看見我要尋找的人影,只看到精美的商品旁擺放的是寫著驚人價格的牌子。

 

那個價錢足夠買一個很好的效果器了!

 一路走來比起商品本身更多的是讓人目瞪口呆的售價。

 

不知不覺走到街尾,兩旁已不是商店而是住家,行人也少了很多。

 

原以為會找到日菜但事與願違仍舊沒有看見那孩子。

 

難不成是到商店街去了嗎?



咦?

 


耳邊傳來微小的聲音。

 

我集中注意力,發現悉悉簌簌的聲音是從左邊的小樹叢發出的。

 

走近一看是一隻戴著黑色項圈的小貓。

 小貓捲縮成一團,被淋溼的小小身軀劇烈顫抖著。

 

「不好!」

 

顧不得其他,我趕忙將身上的外套脫下包覆在小貓身上將它抱起。

 

看大小應該是年紀很小的幼貓,我用外套將濕透的小貓擦乾後,調整外套的位置避免因擦拭小貓而濕掉的部分碰到小貓。

 

手上傳來的不只有小貓的重量與體溫,還有沒停止過的顫抖。

 

一定很冷吧。

 

想到這孩子不知在剛才那場雨中淋了多久、受了多少風寒,手便又收緊幾分,將牠更靠近自己,希望自己的體溫能傳遞給牠。



「喵……」

 

小貓發抖的身體慢慢趨於平穩。這孩子像是剛睡醒般小小叫了一聲,大概是發現被人抱著,霍地抬起頭,目不轉睛地盯著我。

 

「請別害怕,我不是什麼壞人。」

 

即使知道貓聽不懂人話,我還是放輕聲音地說出這句話。

 

這孩子有項圈應該是被人飼養,加上年紀幼小,照理說該是不太怕人,不過有些動物對陌生人的防備心比較高,要是牠受到驚嚇而掙扎導致受傷就不好了。

 

「喵、喵!喵!喵——」

「嗚、哇——等、」

 

懷裡的小貓突然激動的大叫,與此同時,超出我的意料,小貓舉起牠的前肢拼命晃動,就像是希望碰觸到我的臉。抬高抱住牠的雙手,待距離夠近這孩子一邊發出喵喵的叫聲一邊用牠的臉磨蹭著我的臉。

 

好像非常開心的樣子。貓咪原來是這麼黏人嗎?

 

不管怎麼樣,這孩子看起來沒有什麼問題,很有精神真是太好了。

 

「不過你怎麼會獨自在這裡呢?你的主人呢?」

「喵~喵~」

 

完全不理會我,這孩子只是一個勁的向我撒嬌。

 原本就不期待牠會回答我的問題,只是這樣姿勢撒嬌對我來說實在有些不方便。

 

「稍停一下——」

「喵、喵!喵!喵——」

 

當我把這孩子連同我的外套放在地上時,牠整個身體緊緊靠在我的手上,彷彿要我不要放手。

 

這孩子難道是被主人拋棄?

 

不會的。這想法只在腦海裡不到一秒鐘便煙消雲散,怎麼會有人想拋棄這麼可愛又愛撒嬌的孩子呢。

 

「放心,我不會離開的。」

 

不知是聽懂我的話還是巧合,這孩子不再發出不安的叫聲,比毛色還要淡一些的翠黃眼眸盯著我。

 

「乖孩子。」

 

我輕撫牠的頭。那孩子從喉嚨發出享受的咕魯聲音。

 

我撿起剛才在慌亂時刻為了脫外套而丟在地上的傘以及裝有日菜衣服的提袋。將外套重新整齊摺好,畢竟擦過貓咪有些髒汙,可不能和日菜的衣服放在一起,我索性將外套當作小貓的坐墊,再把小貓抱起放在懷裡。

 

「喵——」

 

說抱牠不太對。當我將外套放置手上打算將牠抱起時,這孩子早已迫不及待地跳到外套上,找個好位子,舒舒服服的窩在我懷裡了。

 

「你啊……」

 

見到這麼惹人憐愛的樣子,我不自覺地笑出聲。

 

我常常和父親一起觀賞小動物節目,看過不少小動物撒嬌的可愛模樣。不過像這樣親自抱著、如此近距離觀看小動物可愛的樣子對我來說是非常少有的事。

 

與我印象中總是自由奔放、隨心所欲的貓咪形象不同,這孩子黏人的程度簡直像是披著貓皮的小狗狗。

 

想養牠。

 

那是不可能的事。先不提家裡情況不允許,這孩子的主人肯定很擔心牠。

 

現在的要務是幫助這孩子找到主人,如果能在過程中找到日菜那是在好不過了。




 

問了附近住家,然而很遺憾沒有一戶是小貓的主人,也沒有人知道小貓的主人是誰。無計可施的狀況下我決定到警察局請求幫助。

 

不只這狀況令人洩氣,找尋的過程中沒有遇到日菜,家裡電話也依舊沒有人接。

 

那孩子到底跑到哪裡去了啊……



「這樣就可以了,謝謝妳的幫助小妹妹。」

「這是應該的,謝謝您,麻煩您幫忙了。」

 

我將事件經過與小貓發現地點簡述並寫在紙上後,將紙張交給警察先生辦理後續遺失寵物招領手續。

 

「喵~」

「等、哇!」

 

一見我把原子筆放下,原本乖乖在一旁磨蹭著我左手的小貓一個蹬步,朝我的方向縱身一躍。見到此狀,我趕緊將牠穩穩抱住。

 

「哈哈!小東西真的很喜歡妳。瞧牠誰都不理只在妳身邊打轉的,要不是妳來報案,我還以為妳一定是牠的主人呢!」

 

警察先生的打趣使我臉一熱。

 


原以為這孩子親近人,然而不論是哪位警察,就算表情再怎麼和藹可親,這孩子完全不願意離開我身邊。

寫資料時也是在我身邊晃晃或是磨蹭我沒在寫字的左手。

 

「我也很喜歡牠,不過遺憾的是我並不是牠的主人。」

 「是啊,牠誰都不親近只親近妳,真好奇牠的主人是什麼樣子,也許長的跟妳很像讓小傢伙誤認也不一定?」

 


一瞬間日菜的身影浮現在腦海裡。

 

怎麼可能。

 


「按程序接下來要請妳將小貓帶到附近的動物收容所照顧,剛好等會我要開車去巡邏要不順便載妳去?」

「欸?動物收容所?」

 「是啊畢竟我們這裡是不幫忙照顧走失寵物的。當然如果妳願意也能選擇帶回去暫時照顧,不過要請妳留下聯絡方式。以這小傢伙黏妳的樣子,我比較傾向第二個選項,就看妳方不方便。」

 「喵——」

 

感覺到手背傳來柔軟的觸感,我低下頭,小貓雙耳下垂,露出眩然欲泣的表情。

 


別哭。

 


「請讓我照顧牠。」

 

當我意識到自己說了什麼的時候,這段話已脫口而出。

 



 


真是糟糕。

 

我在心裡默默嘆氣,沒有考慮任何後果就答應真是太衝動了。

 

太衝動了。真不像我。

 

雖然警察先生認為小貓讓我照顧比較好,然而我沒有養貓的經驗,母親也不可能讓動物待在家裡。

 

這週末母親不在還好,但如果沒有在那之前找到主人送回去,該怎麼辦才好?

 

託其他人照顧?不行。畢竟是自己答應的,不能讓其他人替自己的一時衝動的後果收拾善後。

 

而且小貓會不會乖乖讓其他人照顧也是個問題。

 

如果小貓的活動範圍只有自己房間,說不定母親會答應,就算拒絕,也許能請父親幫忙說服——

 

「喵——」

 

「啊、抱歉,讓你擔心了,我沒事的。」

 

大概是發現我的臉色不是很好,原本窩在我懷裏的小貓伸直身子,像是為我打氣一般輕舔我的左頰。

 

明明是在擔心這孩子的去留,但似乎反被擔心了。我不禁會心一笑。是啊,擔心以後的事也不是辦法,既然已經決定要好好照顧牠了,就該專心在這件事上,而不是胡思亂想。

 

小貓的安慰彷彿魔法輕易的將我內心的不安驅除殆盡。

 


「你真是不可思議,」與小貓鼻尖碰鼻尖,我看著牠漂亮的眼睛繼續說道:「在找到你主人以前就跟我在一起吧。」

 

「喵!」








「……好的我知道了。謝謝妳丸山さん,麻煩妳替我也向白鷺さん轉達謝意。回家路上請小心,再見。」

 

時間已到黃昏時分。

 

決定帶小貓回家照顧後,我並沒有立即返家,除了要買小貓的食物及相關用具外,最大的原因、也是這次出門最主要的目的——接日菜一起回家,仍然沒有完成。

 

整個下午日菜可能會出現的地方都去過一遍然而沒找到。打了不少次家裡電話沒有人接。到羽澤咖啡店問大和さん與若宮さん,她們也不知道日菜的行蹤。

 

就在剛才丸山さん也打給我說事務所沒有見到日菜。

 

簡直像是消失了一樣。日菜妳到底跑到哪裡去了?

 

將手機收進包包裡,此時原本靜靜坐在我腳邊的小貓伸出前掌拍了我的小腿。

 

「抱歉,讓妳久等了。」

 

我將小貓抱起。

 

在警局時警察先生給我一個紙袋裝我濕掉的外套,沒了外套當墊子要單手抱著小貓便有些不穩,只能雙手好好的抱著牠。

 

因此只要需要用到手,像是使用手機的時候我都會先將小貓暫時放在地上。

 

「喵——」

 

小貓的聲音引起我的注意,我順著牠張望的方向看過去,是一座公園,我與日菜小時候常常一起過去玩的公園。

 

日菜會在這裡嗎?

 

抱持一絲希望我向著公園邁進。




黃昏的晚霞將公園染成溫暖的紅橘色。

 

公園不算大且時間也不早了所以沒有什麼人,很快便發現日菜並不在公園裡。

 

不在……

 

帶著難以形容的心情我抱著小貓坐在有些破舊的鞦千上。因長期風吹雨淋而生鏽的鏈條,隨著鞦千的擺盪發出喀啦喀啦的聲響。

 

「紗夜?」

 

聞聲,我抬起頭,是今井さん。

 

「紗夜妳怎麼一臉落寞的坐在這裡?是發生什麼事情嗎?」

 「落寞?我?」

 

我露出了這樣的表情嗎?

 

下意識想伸手摸摸自己的臉,隨即想到自己還抱著小貓而作罷。微微搖頭,我從鞦千上起身。

 

「不,沒有什麼。……話說回來湊さん沒有和妳在一起嗎?」

 

記得中午時湊さん和今井さん在一起,不過現在只有今井さん一人。

 

「等到雨停我們就回家了,現在我是再出門一次——」

今井さん邊說邊舉起拿在左手的塑膠提袋:「——幫媽媽買東西。今天超市特價買到很多便宜的食材☆」

 

「原來如此。」

 「啊!真是可愛的貓咪,是紗夜養的嗎?」

 「不,其實是……」

 

我簡單的將事件經過告訴今井さん。

 



「原來是這樣啊……我也會問問鄰居還有其他朋友們看看有沒有貓咪主人的消息。」

 

「麻煩妳了。」

 

「不會啦。不過這孩子這麼親近妳,原本我以為是妳家養的呢!好乖好乖。」

 

今井さん摸摸小貓的頭,小貓發出開心的叫聲。

沒想到今井さん與警察先生說了一樣的話。

 

「對了,日菜呢?紗夜不是要接她回家嗎?還是紗夜也和我一樣是回家後再次出門?」

 

我搖搖頭。

 

「日菜不在事務所,那孩子不知道跑到哪裡去了,她的團員們也不知道她去哪。」 

「什麼!有聯絡她嗎?」

「她手機沒帶著,現在在我這裡。」

 

我瞥了一眼掛在我左手臂上的袋子。

 

「我去超市時也沒遇見她……紗夜別擔心,我也來幫妳找日菜吧!」




「——紗夜。」



當我正想謝謝今井さん時,遠處傳了呼換我名字的聲音。

 我與今井さん朝聲音的來源望去。

 

「那個人紗夜認識嗎?是不是在揮手?」 

「是弓道部的前輩。看起來是要我過去的意思。」

 

話才剛說完,在我懷裏的小貓突然往前一跳,往前輩所在的反方向跑走。

 

「等等!」

 

怎麼回事?雖然時間不長,但自我與牠相遇以來,牠從沒有自己跑掉。就算是在街上看到感興趣的東西,牠也不會自己跑過去,反而是雙眼發亮喵喵的叫著,要我帶牠過去。

 所以面對小貓突如其來的反常舉動我一時慌了手腳。

 


「紗夜妳先去前輩那邊!我幫妳追小貓!」

 

今井さん邊說邊轉身朝小貓跑走的方向追了過去。



TBC

-----------------------------------------------------------------


老梗。相信大家都知道了www

不知為什麼爆字數 拆成上中下了(倒

有任何心得/想法/建議歡迎留言  感謝^^


超得太棒了!!感嘆官方!!讚嘆官方!!



【バンドリ】Katze(上)【さよひな】

副標:紗夜尋妹記(?) 大概是歡樂搞笑向(?)、大概有一些彩千聖(?) 手機排版請見諒 ----------------------------------------------------------

「…下雨了。」

沈浸在吉他練習裡的我,直到練習結束,放下耳機時才發現窗外不知不覺已是灰濛濛的一片。
小小的雨滴打在窗上,匯集成一條條細長的河流。

看了一眼時鐘,下午1點半,連午餐都錯過了。

這週末父親與母親回去老家拜訪爺爺奶奶,日菜則是去偶像事務所進行團練,也就是說目前只有我一個人在家。

只有一個人的話就不太想煮東西了。

現在雨勢沒有很大,應該不會下很久,還是出去吃好了。

打定主意後,我將吉他擦拭乾淨後收進吉他盒裡。

向妹妹傳了封訊息,整理了儀容,離開房門,從玄關拿了傘。

「我出門了。」

***

大概是為了躲避這場突如其來的雨,明明過了用餐時間,速食店的客人依舊不少。

我向店員點了一份特大號薯條。炸的金黃酥脆香噴噴的薯條,看起來非常可口。

一樓已經人滿為患,我走上二樓,在左側靠窗的座位上看到熟悉的兩人。

「湊さん、今井さん午安。」

「啊啦,這不是紗夜嗎?午安~」

「紗夜午安。」

湊さん與今井さん坐在四人位,以面對面的方式坐著。 向兩人確認另外兩個空位沒有人坐後,我坐到湊さん旁邊。

「紗夜也是為了避雨才來的嗎?」

「不。因為錯過午餐才過來這邊吃的。」

「嗯~真的嗎?」

挑起左眉這麼說的今井さん,似乎話中有話。

「什麼意思?不相信我說的話嗎?今井さん。」

「當然相信啊~只是紗夜真喜歡薯條啊、這麼想而已。」

「…並沒有特別喜歡。因為速食店出餐比較快才來的。」

「原來如此啊~」

知道這個理由沒有什麼說服力,我撇過頭,不去注意今井さん臉上不懷好意的笑容。

用餐的期間雨仍沒有停的跡象。

我、湊さん與今井さん有一搭沒一搭地討論下一次團練課題。

像這樣在速食店聊著樂團之類或其他事什麼的,在加入Roselia之前完全不曾想過,或者說視為不必要之物。

除了練習外其他無助於提升吉他技巧的任何事物理應捨棄、做沒有效率的事只是浪費時間。

什麼時候自己開始不這樣認為了呢?加入Roselia的時候?第一次和團員一起去家庭餐廳的時候?在FES資格賽中盡全力演奏的時候?

不清楚。

但是並不討厭這樣的改變。

吃完遲來的午餐,雖然外頭還在飄雨,不過算一下時間自己也差不多該離開了。

向兩人道別後起身離開時,湊さん看了一眼我手中的傘。

「紗夜帶了兩把傘,待會要去接什麼人嗎?」

「欸,是的。早上日菜沒有帶傘,等一下要去接她。」

「這樣很好呢。」

「對啊,日菜一定會很開心的~」

就連平時甚少露出笑容的湊さん都露出微笑。

如果真是那樣的話就好了。

***

我漫步在不甚熟悉的道路上,小心地避開路上已成小小水攤的部分,往妹妹所在的事務所前進。

到事務所替日菜送傘什麼的還是第一次。

『STAFF會準備的放心放心~』。

某次母親叮嚀記得帶傘具時,日菜不在乎的說著。

事務所會提供傘給旗下的藝人們使用,即使日菜不小心忘記帶傘也沒有問題,沒有一定要替日菜送傘不可。

不過。

想起了那一次大雨中遞來的傘。

即使推開仍陪在身邊、如同名字的陽光般笑容與閃閃發亮的眼睛,在自己說出喪氣話時,悲傷的臉龐拼命地傳達話語,是我重要的人。

日菜一直努力地想拉近我們之間的關係。

過去我們感情曾非常要好,不知從哪個時候開始,當我意識到無法贏過身為天才的她時,一切全都變調了。

追根究底都是自己造成的結果。

擅自拒絕妹妹、擅自在心中築起高牆,無視任何好意,然而日菜沒有放棄這樣糟糕的姊姊,所以不論是為了我們立下的約定或是在七夕祭許下的願望,為了回應日菜,自己也得努力加油才行。

***

在事務所一樓大廳無所事從的我,遇到一位工作人員,向對方說了來意後,對方很好心地表示可以帶領我到Pastel*Palettes的休息室。

往休息室的路上,兩側的牆面都貼滿了各式各樣不論是團體亦或是單人的偶像海報。 並無追星的我對牆上大多數的人都不認識,少部分人曾出現在新聞上而有些印象。 最為熟悉的是Pastel*Palettes。

即使在眾多偶像海報中也非常出色,是令人印象深刻的團體。

「怎麼了嗎?」

「……不,沒什麼。」

注意到我的分神,工作人員順著我的視線望了過去。

那是一張Pastel*Palettes的海報,跟牆上其他Pastel*Palettes的海報不同的拍攝風格,五人穿著純白洋裝,以不同姿勢倚靠在同一台鋼琴,陽光從右側的窗戶照射,在五人身上撒滿淡淡金光,所有人都輕閉雙眼露出恬淡的笑容。

「喔,那張海報是前陣子為了宣傳新單曲拍的,喜歡嗎?」

喜歡?

我皺起眉看著那張海報。

明明有無數的海報張貼在牆上,然而只有那張海報霍的抓住我的注意,當我意識到時,已經盯著那張海報了。

正確說是海報裡的其中一個人。

記憶裡的日菜總是非常開朗,開心時大聲歡笑,鮮有這樣溫婉的笑容。

非常美麗。

「不是喜歡。」

不是喜歡,只是被少見的笑容嚇到了如此而已。

一定是這樣。

「是嗎?紗夜さん真是如傳聞般嚴格呢。」

「咦?」

傳聞?嚴格?

「到了。這間便是日菜她們的休息室,Pastel*Palettes今天的練習只到上午,團員們如果還沒回去應該都在裡頭休息。不好意思我等會兒還有事先離開了。」

「好的。非常感謝您。」

總覺得工作人員好像誤會了什麼,但是不想再耽誤對方的時間,因而沒有深究下去。

***

「不好意思打擾了。」

我輕敲門,過了一會兒門被打開。

「紗夜ちゃん?!啊!請進請進。」

「丸山さん午安。」

應門的是與我同校的同學丸山さん,走進休息室裡發現一樣是同校同學的白鷺さん正坐在沙發的一角觀看雜誌。

「啊啦紗夜ちゃん午安。」

白鷺さん看見我雖然也和丸山さん一樣露出吃驚的表情,但那樣的表情一瞬間便從她的臉上消失。

「請坐。是為了接日菜ちゃん而來的吧。」

為什麼白鷺さん會知道呢?

「謝謝,不過不用了。請問日菜還在練習嗎?」

休息室不大,方才走進來時發現裡面除了丸山さん與白鷺さん外並無其他人。

「紗夜ちゃん請坐。讓來訪的客人站著可是有失禮數。」

「是啊。紗夜ちゃん難得來就坐一下吧。茶請用。」

白鷺さん沒有回答我的問題。

與外表給人的印象不同,白鷺さん意外的強勢。

原本想再一次拒絕,畢竟只是來接日菜回家若日菜還有練習則不打擾她,留下傘自己先離開,所以並無久留的打算。

然而在開門後便走去茶水間的丸山さん此時端了三杯熱茶出現。

「……失禮了。」

這樣的狀況下就是我也無法再拒絕,我點了點頭坐在兩人對面的沙發上。

***

溫熱的錫蘭紅茶一喝下,方才在雨中行走的寒冷轉瞬消失,餘下的茶香飘逸在休息室內。

「很好喝,丸山さん謝謝妳。」

「真的不錯,彩ちゃん手藝越來越好了。」

「嘿嘿。千聖ちゃん和紗夜ちゃん喜歡真是太好了。」

「關於日菜ちゃん——」

白鷺さん放下手中的茶杯。

「——老實說我們並不知道她在哪裡。」

「欸?」

「日菜ちゃん、麻彌ちゃん、伊芙ちゃん練習結束後說要到休息室休息,千聖ちゃん和我則是多留一下和教練討論下次的合唱曲。等到我們回休息室,就像紗夜ちゃん現在看到的一樣,其他人都不在。」

「所以她們可能休息完就先離開了?」

「麻彌ちゃん和伊芙ちゃん是這樣沒錯,不過日菜ちゃん就不清楚了。」

丸山さん苦笑的指了指桌上的某個物體。

「…日菜的手機。」

桌上堆放了許多雜物,一開始沒有注意到。

「是啊。原本我們以為是日菜ちゃん忘記帶走了,不過不是。聯絡了麻彌ちゃん,她說在她們兩人離開前,日菜ちゃん正躺在沙發上打算睡覺,並沒有跟她們一起離開。」

「也有可能是日菜睡醒後離開,為什麼丸山さん認為不是忘記帶走呢?日菜那孩子的確常常把手機忘記。」

對於我的問題,回答的並非丸山さん而是白鷺さん。

「那是因為麻彌ちゃん說日菜ちゃん因為妳傳的要來接她的簡訊開心的手舞足蹈,因此不跟她們一起去羽澤咖啡店,要在休息室等妳來。」

原來如此,難怪白鷺さん見到我很肯定我來的目的。

不過只是來接她而已有必要手舞足蹈嗎……

而且也沒有必要特別跟大和さん她們說吧。

「但、日菜並沒有在休息室。」

「還有一個原因讓我們認為日菜ちゃん沒有離開,是日菜ちゃん的便服還留在這邊並未換上,我猜可能是臨時被哪位STAFFさん叫走,紗夜ちゃん就稍微等一下吧。」

「這……」

「是啊。既然日菜ちゃん那麼期待紗夜ちゃん過來,一定會回來的。」

「紗夜ちゃん可以跟我們喝茶聊天等日菜ちゃん回來——還是紗夜ちゃん其實不願意跟我們聊天?」

「咦?紗夜ちゃん是這麼想的嗎?我們造成紗夜ちゃん的困擾了嗎?」

丸山さん露出大受打擊的表情。

「沒有……請讓我叨擾一段時間,麻煩了。」

聽到我的話兩人都開心的笑了。

***

該聊什麼?

丸山さん與白鷺さん雖然與我同校但平時沒有什麼交流,既不同班也不同社團。

然而最近和日菜的說話次數逐漸增加,除了學校的事情外,偶爾日菜也會說起Pastel*Palettes的事,所以對成員們也有一些瞭解。

真是不可思議,明明沒有直接的交流卻透過某個人而認識,日菜會不會也向Pastel*Palettes的成員提到我呢? 大概不會。

在我單方面疏遠日菜後我們幾乎沒有互動,即使近期狀況有改善,比起無趣的姊姊,社團的事、學校的事都更加的有趣、更加能聊吧?

「紗夜ちゃん一直盯著粉絲送的禮物,是看到什麼有興趣的東西嗎?」

「…粉絲的禮物?」

聽見白鷺さん的聲音我才恍然回神。

不好,竟然走神了。

白鷺さん的視線落在桌上的那些雜物上。

說雜物有點不對,是許許多多大小不一的盒子或是包裝袋,有些已經被拆開,所有東西在桌上隨意擺放,看起來非常凌亂。

原來這些全都是粉絲送的。

「數量真驚人……」

「嘛、畢竟上個星期才剛舉辦過live。前陣子剛回覆完粉絲的信,這些禮物還沒什麼整理,不過這麼亂,可能是麻彌ちゃん她們剛剛有有動過,讓紗夜ちゃん見笑了。」

我搖搖頭。

有時日菜會帶一些粉絲送的點心回家一起吃。

有時也會在商店街聽到擦身而過的人們談論著Pastel*Palettes。

不過直到看到桌上小山般的禮物才有『Pastel*Palettes真是人氣當紅偶像啊』的實感。

禮物五花八門,玩偶、小吊飾、Pastel*Palettes成員畫像……許多超乎我想像的東西。

「這是髮箍……貓耳?」

送貓耳髮箍? 發現貓耳下方還壓著一封信,我將它拿起。是給丸山さん的。

「是給妳的,丸山さん。」

「謝謝妳,紗夜ちゃん。」

我把信連同奇怪的髮箍一起交給丸山さん。

與此同時我發現在靠近丸山さん的桌角附近有一張淺藍信紙,上面潦草的寫著『戴上夢想會成真』幾個字。

本以為是不小心從信封裡掉出來的,但是筆跡完全不同,可能是其他禮物附的信,從文意判斷應該是飾品之類的禮物。

「大概是上次的狗狗裝扮大受歡迎,所以粉絲送了其他動物的配件吧?」

「狗狗裝扮?」

「等等千聖ちゃん——」

「是的。上次的節目彩さゃん因為懲罰遊戲穿上狗狗的服裝。這裡有當時拍的照片,妳看。」

白鷺さん無視隔壁臉頰泛紅的丸山さん,拿出手機。

「ふふ。彩さゃん很可愛吧?」

「哇啊啊!千聖ちゃん,快收起來!很害羞啊!」

丸山さん滿臉通紅地阻止白鷺さん。

丸山さん動作過於快速,幾乎白鷺さん將手機拿到我面前就被丸山さん攔截,我只看到照片模糊的影子。

「不好意思沒有看得很清楚。」

「沒關係!不是很重要的照片,紗夜ちゃん沒看到也完全沒問題的!不如說請務必不要看到!」

「真是可惜了,改天再給紗夜ちゃん看吧。」

「嗚,千聖ちゃん壞心眼……」

雖然紅著臉說出抱怨的話,不過沒多久丸山さん一改表情與白鷺さん一同愉快的笑出聲。

這一定就是她們的相處方式吧。

***

「不、不好意思!打擾了!呼——是彩ちゃん和千聖ちゃん,妳們回來啦,嗯?日……不對,是日菜ちゃん的姊姊……對吧?」

休息室門傳來一陣急促的聲響,隨即門被打開,一位戴著黑框眼鏡穿著相當簡便的女性出現,似乎是跑過來的,女性靠在門邊微微喘氣。

「這位是日菜ちゃん的姊姊紗夜ちゃん,前田さん怎麼這麼喘,是有什麼急事嗎?」

前田さん是我們一位STAFFさん。丸山さん小聲的向我說明前田さん的身分。

「您好,我是日菜的姊姊冰川紗夜。突然來訪打擾對不起。」

「妳好啊,我是前田。別這麼說能見到傳說中的姊姊我也很開心。話說回來彩ちゃん妳們有看到一隻帶著黑色項圈的小貓嗎?」

怎麼又是傳說,誰傳的?我到底是被說成什麼樣子了?

不論 怎麼想罪魁禍首都只有那個人。

「小貓?沒有呢。發生了什麼事嗎?」

「剛剛我本來想過來找日菜ちゃん她們,結果沒看到人影倒是發現一隻小貓在裡面閒晃。我想抓住牠把牠趕走,結果竟然被牠溜到不知跑哪裡去了。現在很頭痛啊。」

「真糟糕!千聖ちゃん我們也來幫忙找小貓吧!」

「是啊,讓貓咪干擾到其他節目拍攝就不好了。對了,前田さん妳找貓時有看到日菜ちゃん嗎?」

「沒有喔,不只日菜ちゃん,麻彌ちゃん、伊芙ちゃん都沒有遇到。」

「那我也——」

我打算一起幫忙找小貓順便找找日菜,不過我剛開口就被白鷺さん打斷。

「——紗夜ちゃん不好意思沒辦法再招待妳,只能請妳先回去了。」

「我也能幫忙。」

「紗夜ちゃん謝謝妳的心意。不過一來妳是客人讓客人幫忙可不是正確的待客之道,二來妳對事務所並不清楚,如果不小心迷路可就糟了。」

白鷺さん是正確的。 雖然不甘心,但我在這裡的確幫不上忙還可能添亂。

只剩將傘留下,我先離開的選擇了。

「紗夜ちゃん等一下,這個給妳。」

在我準備離開前,丸山さん交給我日菜的手機以及裝滿衣物的提帶。

「這是日菜ちゃん的手機和今天穿來的便服,要麻煩紗夜ちゃん帶回去了。」

「但日菜不是還在事務所嗎?」

「但是前田さん也沒有看見日菜ちゃん,我想日菜ちゃん離開事務所到附近閒逛或是回家的可能性很高,畢竟雨也已經幾乎停了。如果真的還在事務所裡也沒關係,休息室還有練習服可以讓日菜ちゃん換。」

可能性很高。只要發現有趣的事,日菜跟本不在意身上穿的是不是演出服。

之前還曾有次穿著拍攝用的黑色套裝服就這麼回家。

「好的。謝謝妳丸山さん。」

婉拒白鷺さん與丸山さん帶我去門口的提議,我依著之前走來的記憶順利離開事務所。


TBC

注:紗夜和彩、千聖不同班是我流設定,遊戲記得沒有提到過